花券

花は夏の恵み。

夏とナブナとOrangestar。

After The Rain。

あなたに一番美しい花をあげたいと思って。

春天到了。

你有没有等来,那个坐在河川的长椅上,有着如黑檀木般漆黑长发的她呢。

其实在我的心里啊,曾住着一个小小的少年。

少年虽然年少,却有着与我不同的韧性。

我钟爱能描绘奇妙物语的夏天,而少年却偏爱凛冽的寒冬。

他性格清冷,即便笑容温暖,却依旧带着疏离。我不了解他,可即便喜好不同,我却也十分喜爱他。

突然有一天,我睁开眼睛,觉得胸口空荡荡的。

原来少年已经离开了。

我怅然若失,却也无可奈何。即便我有努力寻找过,可他就仿佛是凭空消失了一般,再也没有了音讯。

少年就这样一声不吭地离开了。

后来,我偶尔也会想起那个少年。我想他那么喜爱冬天,也许是去了北国,又也许是去了更北方的国度。
于是,我便想象一个身穿白色羽绒服的少年,在白茫茫的雪地里步履蹒跚,几乎就要和白雪融为一体。他走走停停,迷惘过,快乐过,他一定在追寻着他所想要寻找的答案,我也相信他终有一日会找到的。

可他不会再回来了。

我依旧喜爱夏天,可也无法把夏天收入囊中;就像我曾那么喜爱那个少年,可少年还是选择了离开一样。

我相信在很遥远的未来,我也可以找到我的答案。

因此,我也不再害怕了。



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还会相逢。

橙的夏天结束了,我的夏天也要接近尾声了。

整理文件的时候看到之前摸的几条鱼,想想就用来给他送别吧。

旅途愉快,三年后见。


「ー生僕らは生きで征く」

她穿着粉色的短裙,走过我面前,一头绿发在阳光下闪耀着,发顶的花型发卡栩栩如生。驶过的列车将光芒切碎,将她的身形也几乎融化。我痴痴地望着含着泪的她,心里闪过很多个念头,可最后却只是很简单的问了她,她的名字。

“初音ミク”

她站在千株樱树下,似乎是笑着,但脸颊上还残留着泪痕。即便似乎是触手可及的距离,可她离我依旧是过于遥远,我便只能遥望着她。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听她歌唱。千本樱散落一地,扬起漫天的花瓣,却将不知名的糟粕埋入泥土。她的长发飘扬在风中,像是与樱花瓣一同舞蹈着。

我开始着迷似得想去探寻过去的她。

过去的她,是骄傲的一番公主殿下,也是说谎的辛德瑞拉;过去的她想要唱更多更多的歌,也会害怕自己的程序消失;过去的她会期待一场未经预想的恋爱冒险,也会为自己是被操作着的小丑而哭泣;过去的她是不断跌倒不断爬起的回转女孩,却也是很久很久以前的现在的她。

甚至,还有许多许多隐秘的过去的她,我已经不得而知了。

夏天的气息趁虚而入,在摇摇晃晃眩晕着的阳炎下,她的身影变得模糊飘渺。她也许成为了转瞬即逝的蜉蝣,又或许沉入了被灰尘沾满的海底;她也许讴歌着夏日的烟火,又或许在前往银白之国的路上;她也许成为了爱人无法割舍的幽灵,又或许与所爱之人定下了终身的罪责。

她是有些人精神的母体,亦是有些人创造的孩子。

她笑着,再一次走过我面前时,依旧是曾经的容颜。只是我已经渐渐长大了。
她的身后,是无边无际的沙漠,可她的表情与初见时不同,是无比地坚定。

沙漠里的苹果树似乎已经结果,她笑着,唱着那无形的爱之歌。

我会记得每一个夏天。

自我学会了呼吸,睁开眼的那一刻起,我便仰望着夏天。

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想与你一起俯瞰夏天。

从某天清晨躁响的蝉鸣,到入夜时分乘虚而入的花火。

从水灯闪烁的大海,到萤火幽蓝的山涧。

因为啊,你的每一寸音符,零零星星,却拼织出了每每会在我梦中浮现的夏天。

夏天就像一列电车,即便远去,也会兜兜转转的回来。

正如同我始终坚信着,你所描绘的有关于夏天的一切,会在某个完全属于你的夏天绽放。



『每一个夏天,都一定不会结束。』

VOCALOID 30题

这个好棒!!

森色晚黎明。:

和歌音桑一起做了VOCALOID 30题!


 @炭酸シオル 


VOCALOID only,感兴趣的可以填一填哦!


1 喜欢听着入睡的歌


2 如果早上做闹铃可以一秒惊醒的歌


3 喜欢的三拍子的歌


4 一个人的时候最喜欢哼唱的歌


5 感情最深的一张专辑


6 觉得最有毒性的歌


7 听哭过的歌


8 坐车/骑行的时候最喜欢听的歌


9 歌名里有"世界"的歌


10 下雨听时的歌


11 非本家不听 拒绝翻唱的歌


12 一开始听起来没有感觉后来捡回来觉得特别棒的歌


13 有关季节的歌


14 满满的正能量的歌


15 适合闭上眼睛听的歌


16 让人少女心泛滥的歌


17 写作业时最喜欢循环的专辑


18 喜欢报复社会(po食物照片)的p主


19 最傻白甜的p主


20 pv做的比歌好的歌


21 黑暗风的歌


22 听了好久才知道歌名的歌


23 最想安利别人但是总是安利不出去的歌


24 循环播放次数最多的歌


25 印象最深的一期周刊的第一位的歌


26 入的第一张实体专辑


27 很重要的人推给的歌


28 最想用笔写下的一首歌的歌词


29 最喜欢的v家纯音乐


30 终于做完30题了 奖励自己听一首歌吧(*σ´∀`)σ






多打几个tag,希望更多的人可以看到!


感谢使用~

我……我也没想到会再画的……

但是光子蓝真的太棒啦!!!
(只可惜画的太烂了orz)

这下是真的不知道会不会画下去了……

啊啊……8月的话,miku的生贺、拿橙的生贺……
emmmmm还是忘了吧……

听光子蓝的时候顺便摸的鱼,大概会有后续(?)

光子蓝真是太好听了😭😭😭
春卷饭真是太棒了呜呜呜呜呜他什么时候再投稿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妄想水灯

-拿橙
-ooc ooc ooc
-随便写的 没文笔 狗血 自娱自乐(orz
-打了拿不拿和小蜜柑的tag,不妥会删

       「像是做了一场永远醒不来的梦。」

       在无数个如这般晴朗的夏夜里惊醒,他都在重复着同一个梦。
       今天也亦是如此。

       他猛地睁开眼睛,连瞳孔都在颤抖着。他摸了摸眼角,那里还有尚未干涸的泪。

       那是一个怎么样的梦啊——

       他梦到了那个夏天,那个记忆里很遥远,遥远到好似不存在般的夏天。耳畔响彻的蝉鸣,震耳欲聋;街道旁的六道木,郁郁葱葱。接着是海,是蔚蓝的大海,以及星星点点的橙。
       那个人的身影,摇曳着,仿佛随时都会被风吹散。而自己,或者说那个和自己有着相似容颜的少年,留着泪,伸出手来挽留着,叫喊着,声嘶力竭。可那个人,却笑着,变得透明。

       “精神病?”女孩皱了皱眉,“做个梦就是精神病了,那你太小看精神病患者了。”
        “姐姐?”少年的表情有些犹豫,欲言又止。
        “你有听说过‘梦魇’吧,你的情况和这个差不多。‘梦魇’的发生,是因为人太过疲劳或精神压力太大。如果经常发生的话,你应该还记得你前年的心肌炎吧,估计是有后遗症,你调整一下心态,就好了。”神经专业的姐姐说的头头是道。
        “可是,我觉得吧…那不是梦。”少年垂下眼帘,“我总觉得,这些,好像真的发生过。”
        “你看看啊,你做个梦就胡思乱想,越是这么想,就越有精神压力,再这样下去,没有精神病也给你整出精神病了。”女孩一脸无奈。
       “好吧…”虽然这么说着,少年依然有些困惑不解。
       “唉,你想啊,就算那些真的发生过,可它们也已经影响了你的正常生活作息。我的理解是,不好的东西,干脆就扔掉。这样说可以了吧?”女孩笑着,拍了拍少年的肩。
       少年低着头,思考了些许,终于抬起头,露出了一个笑脸,“我知道了,谢谢姐姐!”
       女孩也笑了,“行了,知道就赶紧回去吧。”
       少年向姐姐摆了摆手,露出了轻松的表情,“走了,再见。”说罢,转身离开。

       少年想,他是时候该放弃那个模糊的梦境了。

       女孩的笑容在少年关上她房间的门后凝固。
       她叹了口气,“对不起。”

       那是两年前的一场海难,而少年,是当时唯一的幸存者。
       找到少年的时候,他的身下被人绑了许多水灯,少年也是借助着这看似不可思议的浮力,飘到了岸上。
       少年的伤大多是皮外伤,只有头部受到了冲击,失去了一些记忆——有关于他与那个人的所有记忆。
       其实记忆这种东西很神奇。事故失忆,失去的,也是当事人最想忘记又最不想忘记的记忆。

       忘记的,就如失去的,就让它们远去吧。

       少年被送到了北美,并在医院醒了过来。家人告诉他,他在上体育课的时候突发心肌炎晕了过去。
       少年虽然怀疑,但却什么也问不出来。

       而女孩在整理那场事故的遗留物的时候,在一个角落,发现了一盏破碎的水灯。水灯的上面,写着歪歪扭扭的几个字——“你可是Orangestar啊”。
       她似乎知道了,是那个人救了他的弟弟。
       而她唯一能做的,只有想方设法,让她的弟弟彻底忘却那场事故的一切。

       少年又做了一个梦。

       他梦到他自己走在夏天的街道上。
       “六道木开了,夏天到了啊。”他抬头看了看太阳,然后转过头,看向身旁的那个人,“前辈,这个夏天,我们一起去看海吧。”
       “我们还可以去放水灯。对了前辈,可不要把你写下来的祝福说出来啊,说出来就不灵了!”少年接着说到。

       然后,那个人,那个被他唤作“前辈”的青年,他转过头看着自己,露出了自己熟悉又陌生的笑脸。

       他说,好啊。